《高胜算决策》:成功归于自己,失败归咎运气的「自利偏差」

作者:    2020-06-11 00:48:54   532 人阅读  113 条评论
「自利偏差」:成功归于自己,失败归咎运气

如同动机性推理,错误归因并不是随机的。根据心理学家和行为经济学家丹.艾瑞利(Dan Ariely)(注1)所言,错误归因是「可预测的不理性」。归因结果的方式可被预测且有固定模式:将好结果归功于自己,把坏结果归咎于运气,这样就没有犯错。总之,我们没有好好从经验中学习。

「自利偏差」(self-serving bias)是描述这种归因结果模式的术语。心理学家弗里茨.海德(Fritz Heider)率先研究人如何将自身的行为结果归因于运气或技巧。他指出,人会像科学家一样研究自己的结果,但像是个「天真的科学家」,找出事发原因之后,会寻找合理的理由,而这个理由得符合人自己的愿望。海德说:「这理由通常会讨好我们,从有利的角度看待我们,而且如此归因之后会增加效力。」

人随时随地都在欺骗自己。不妨看看人们在车祸的汽车保险单上如何填写理由:「我与迎面而来的卡车对撞。」「有个行人撞到了我,然后压在我的车底下。」「那家伙当时在路上乱跑。我急转弯好几次才撞上他。」「不知从哪冒出一辆车子,撞了我的车之后消失无蹤。」「这名行人随便乱窜,我的车子就压过了他。」「我发现快要撞上电线桿,準备急转弯时便撞上去了。」(注2)

史丹福大学法学教授和社会心理学家罗伯特.麦克康恩(Robert MacCoun)研究过汽车事故的纪录,发现75%的受害者会指责对方犯错。在多起车辆事故中,91%的驾驶会指责别人。最令人瞩目的是,他发现在只有「单一」车辆的事故中,37%的驾驶依旧会找藉口,将责任归咎于别人。

我们不能说这是因为某些坏驾驶缺乏自我认识。前面提过的约翰.冯纽曼教授在纽泽西普林斯顿路上令人闻之色变,某次他撞坏了车子,竟如此解释:「我当时正在开车。右边的树木依序以时速60英里(约90七公里)的速度从旁边闪过。突然间一棵树出现在我眼前,于是蹦的一声!」冯纽曼教授也会找藉口?这是真的吗?

这种可预测的错误归因可能是扑克牌玩家要面对最重要的问题。我在「水晶殿」酒吧亲眼目睹「希腊尼克」如此做。当他拿一张7和一张2而输钱时,会说自己运气不好;但靠这种牌型赢钱时,则会说自己「突袭」成功。尼克将输钱归咎于运气来卸责,把赢钱归功于技巧来揽功,这表示他不断高估用一张7和一张2的获胜机率。他一直对失败的未来下注。

并非只有「希腊尼克」这种比林斯小角色才会如此。菲尔.赫尔穆斯(Phil Hellmuth)是世界扑克大赛有史以来最厉害的玩家(拿过14只世界扑克大赛金手镯,日后还可能夺冠),他也曾陷入这种错误归因而广受瞩目。当菲尔从电视扑克锦标赛被淘汰后,对着体育节目ESPN的镜头说道:「要不是手气背,我谁都能赢。」这句话已成为扑克世界的名言。〔《全押:扑克牌音乐剧》(All In: The Poker Musical)是描述菲尔生平的戏剧,该剧歌曲〈要不是手气背,我谁都能赢〉(I'd Win Everytime [If It Wasn't for Luck])就是根据前面那句话来创作的〕。当ESPN节目播出访问影片时,扑克玩家们都倒抽了一口气。菲尔想说的是:如果打扑克时可以消除运气因素(犹如下西洋棋),他有高超牌技,参加比赛铁定无往不利。任何负面结果显然都是运气所致,任何正面成果都得归功于他卓越的牌技。

虽然扑克玩家倒抽一口气,但菲尔和其他人的差别只有在「电视上大声说出」这点。多数人通常会语带保留──特别是面对镜头和对着麦克风说话时。话虽如此,我认为每个人都被跟菲尔一样的想法挟持。

当然我也不例外。打扑克赢钱时会认为自己很行,输钱时则抱怨手气不佳。这是一种本能冲动。我已经在自己生活的各种领域体会过这种倾向。别忘了,就算我们知道这是一种幻觉,却仍然会看到它。

「自利偏差」显然会立即影响我们从经验中学习的能力。(注3)如果将多数糟糕的结果归咎于运气,就会错过检验决策的机会,无法思考自己能否做得更好。如果把好的事情认为是自己的功劳,就会强化不该强化的决策,进而错过自我提升的机会。没错,某些不好的事情出现,主因确实是运气不好。某些的事情会发生,的确是由于个人技巧。不过我知道事情不总是如此,产生不良结果,并非百分之百运气不好;获得良好结果,并不是百分之百能力绝佳。然而,人就是会从这角度去看待不断开展的未来。

指责别人要为世上各种坏事情负责,将好事情的发生原因归功于自己,这种可预见的模式绝不仅限于打扑克或车祸事故。它无处不在。

克里斯.克里斯蒂(Chris Christie)曾在2016年初参加爱荷华州共和党总统初选辩论会。他注意到希拉蕊对利比亚城市班加西(Benghazi)悲惨结局的回应,(注4)便扮演起行为心理学家的角色来攻击她:「她不想对任何错误的事情负责。我告诉各位,如果事情圆满落幕,她会到处宣扬,将功劳揽在自己身上。」无论这项指责是否正确,克里斯确实掌握了人性:人会将好事归功于自己,把坏事的责任向外推。讽刺的是,不到几分钟之前,克里斯也高度展现了这种自利偏差。主持人当时询问克里斯,他曾陷入「封桥门」(Bridgegate)丑闻,共和党是否该提名他参选总统。克里斯如此回答:「当然,因为已有3次不同的调查,证明我什幺都不知道。」并接着说:「我告诉你,当我接任纽泽西州长时,民主党正在推行自由政策,整个州哀鸿遍野,非常萧条,饱受高税率和高管制所苦。到了今年,也就是2015年,纽泽西州的就业增长是过去15年以来最棒的。这都是因为我们推行了保守政策。」

他实在转得很快:从「各种坏事都跟我无关」到「我告诉你,那些好事全是我的功劳」。

我曾在国际出庭审判律师学院(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Trial Lawyers)的会议上演讲,告诉听众这种模式。演讲结束后,某位听众席上的律师立刻告诉我,他刚从法学院毕业出来时,曾跟着资深合伙人实习。他说:「安妮,妳真是讲到重点了。我跟着这位合伙人出庭好几次并从旁协助,每天结束时他都会以同样的方式分析证词。如果证人对我们有帮助,他会说:『你知道我为了作证準备得多充分吗?只要知道如何準备证词,就会得到想要的结果。』如果证人搞砸了案子,他就会找藉口:『那家伙(法官)不愿意听我的证词。』每次都这样,毫无例外。」

我敢打赌,任何学龄儿童的家长都知道这一点。有时我的孩子考试考得不好,他们不会说自己没用功读书,反而是找藉口:「老师不喜欢我。每个人都考不好。老师考的题目上课都没教。不信妳可以去问班上同学!」

「自利偏差」是一种深入人心的顽固思维模式,我们首先得了解这种模式为何会出现,才能想办法提升从经验中学习的能力,并用这些策略让我们在为结果归因时更理性,进而以开放的心胸去考虑造成结果的各种可能原因,不至于只挑选那些讨好我们的因素。

注释:

    作者注:艾瑞利是杜克大学(Duke University)的心理学和行为经济学教授,也是行为经济学领域的顶尖研究学者。他透过热门的TED讲座、畅销书籍、部落格、扑克牌游戏与应用程式向数百万人介绍如何落实行为经济学,最着名的书是《谁说人是理性的!》(Predictably Irrational,天下文化出版)作者注:我从罗伯特.麦克康恩的一篇文章节录这些句子(下一段会讨论他),即使全部照抄也毫不内疚。首先,这些藉口非常有趣,透露出许多讯息,不分享才可惜。其次,麦克康恩承认自己从《令人痛苦的英语》(Anguished English)抄录这些句子,而该书的作者正是家父理查.莱德勒(Richard Lederer)。作者注:「自利偏差」会让人以不準确的方式看待世界,因此有人质疑,「自利偏差」如何在天择中倖存下来。这种可能得付出代价的自我欺骗或许有其演化基础。自信的人能吸引较好的伴侣,更能将基因传递下去。人类善于发现欺骗行为,而为了让他人认为我们充满自信,首先就得自我欺骗。演化生物学家理查.道金斯(Richard Dawkins)在1967年出版了《自私的基因》(The Selfish Gene,天下文化出版)。演化生物学家罗伯特.泰弗士(Robert Trivers)在该书前言指出,欺骗的演化比先前想的要複杂许多。「因此,传统观点认为,天择有利于能更準确描述世界图像的神经系统,这绝对是对心智演化极天真的看法。」道金斯认为,泰弗士是他开创性书籍的要角之一,于是在《自私的基因》中用四章来阐述泰弗士的观点。译者注:,利比亚示威者向美国驻班加西领事馆纵火,美国驻利比亚大使与3名外交人员因此遇害。当时希拉蕊是国务卿。

相关书摘 ►《高胜算决策》:单纯的获取经验,并不会让你因此成为专家

书籍介绍

《高胜算决策:如何在面对决定时,降低失误,每次出手成功率都比对手高?》,采实文化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安妮.杜克
译者:吴炜声

宾州大学认知心理学博士安妮.杜克,在因缘际会下成为德州扑克玩家,甚至拿下比赛冠军。她认为,只要是人,在做决策时,通常会受上面三种心理认知偏误影响。

在二十多年的职业生涯中,她发现下决策与打扑克有许多共通点,玩家不知道对手的底牌,也无法掌握所有外在的环境因素,却必须在短短2分钟的一场牌局里,迅速思考并做出将近二十项决策,若想赢,必须提高每次出手的成功率,这不仅需要熟练的技术,还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与实用的决策技巧,帮助自己不被僵化的信念与偏见绑架,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常保胜算。

杜克将扑克技巧与心理学的专业知识加以结合,协助金融市场、策略规划、人力资源、法律和创业等各领域做出更好的决策,深受学界、商界等各界菁英与专家的一致讚誉。

运用这套决策心法,你将学到:

避免掉入「后见之明偏误」的陷阱,不再以成败论英雄,更在乎决策本身的品质跳脱非黑即白思维,接受「不确定性」的存在,并且慎重判断情势不再受限于「自利偏差」的本位思考,并因此不断精进自己的能力经营共同学习的「求真团体」,靠成员帮助找出偏见,获取更全面的资讯遵循「默顿科学规範」,容许各种异议,以怀疑精神评估决策的可行性使用「心智时光旅行」回忆过去或放眼未来,避免情绪失控而做出不理性选择《高胜算决策》:成功归于自己,失败归咎运气的「自利偏差」